当前位置:402com永利平台 > 关于历史 > 明武宗朱厚照临死遗恨带不走销魂的,花花公子

明武宗朱厚照临死遗恨带不走销魂的,花花公子

文章作者:关于历史 上传时间:2019-10-05

正德十六年三月,北京寒意料峭。明武宗满脑子里全是江南水乡的秀丽景色,面对着死亡。他哀叹:“当皇帝有什么好?整天都是那 些枯燥无味的朝政,弄得你头脑发胀。皇帝其实是很累的,早知我这么短的寿命,真该纵情嬉戏于宫外,不回这终日被大臣嚓嚓叨叨的宫里来。” 他只活了三十一岁,可用“嬉戏无度”四个字概括他的一生,可是在临死的时候,他仍旧有无尽的遗憾。这便是:还远未玩够;特别是与女人玩。三十一岁正是那种事的黄金年华呀!他在“豹房”里正可以大逞雄风。可惜呀,可惜!竟不能把那“豹房”带到阴间里去…… 弘治十八年四月,紫禁城被滞重的悲凉笼罩着。他爹爹——明孝宗呜呼哀哉。一个十五岁的小太子登上皇帝的宝座,改元正德,他就是明武宗朱厚照。 小皇帝贪玩,大太监刘谨就投其所好。宫内玩了宫外玩。大臣进谏,刘谨就说:“皇帝外出,玩玩鹰犬,何损于国事呢?” 难得这“老奴才”如此善解人意,明武宗就颁旨命刘谨的大小爪牙们分掌特务机关——东厂和西厂,刘谨权势炙手。 年纪稍长,懂得了男女之事。玩乐就更增添了“异样”的“色”彩。他大兴土木,翻修宫殿,还建了二座多层的宫殿,两厢设有密室,谓之“豹房”。豹房中只有 二豹,“捕食”的却是众多的美女。明武宗大展雄风,夜以继日地在这里花天酒地,纵情淫乐。表现了个东方帝王对处女初夜权特有的贪婪。二个善奉迎的官吏见武 宗对宫中的女人玩腻了,就又搜罗了十二个色目 女子进献。也许由于这些女子具有好歌善舞的民族秉性;也许由于这些女子特有的异族风情,明武宗见了特别喜欢,没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女人!她们的羞涩别有一种味道,具有特别诱人的魅力。 只可惜十二个太少了。他要“多多益善”。于是下旨将公、侯、伯等大官家中所有的色目女子,全部召进豹房,为他歌舞,供他淫戏。 如此以来,刘谨大为高兴。总是在朱厚照玩得兴高采烈的时候,前去奏事;或拿着一大堆奏章来请示明武宗裁决。明武宗左拥丽姬,右抱倩女,玩兴正浓之际,哪 里还有心思顾及朝政?便挥挥手,厌烦地说:“你怎么总是来找麻烦?朕要你何用?去!去!”于是刘谨就“奉旨”不再“找麻烦”了,他用不着奏请“圣裁”就可 以擅自拟定圣旨,朱家王朝俨然有了两个皇帝。“刘皇帝”权势;“朱皇帝”只管玩乐。 新的玩乐,新的美女,使朱厚照更加厌烦那 些繁琐无味的视朝听政之事。大臣苦口婆心地进谏多时,他才少有地不得已“偶而虚应其事”。有时宣布“视朝”,官员从凌晨等到黄昏,却又传旨“免朝”。正德 十一年元旦,按祖制进行庆贺大典,皇帝该上朝接受朝贺。这天文武百官和外国使臣从四更起就齐集在宫门等待,一直等到下午,方见睡眼惺忪 的朱厚照懒洋洋地蹒跚而来。典礼从酉时方开始,直拖到深夜才结束。百官饥渴了一天,好容易盼到一声“散朝”,一个个如同囚犯听到大赦;夺路狂奔,竟互相践 踏,将一个叫赵郎的将军活活踩死在禁门之内。“午门左右,吏觅其官,子呼其父,仆求其主,喧如市衢,声彻庭陛”。骚乱异常,这就是当时的情景。 宫廷上如此大乱,天下自然也大乱。因为皇帝的贪玩是建立在百姓白骨基础之上的。短短几年,他整修、扩建豹房就用去了白金二十四万两。从他登基开始,农民 起义的烽火就遍地燃烧。从北方平原到江南水乡,连绵不断。正德五年,河北霸县的养马户因为无法忍受不断加重的负担,走上了武装反抗暴政 的道路。在刘六、刘七的领导下,起义队伍迅速聚成了数十万大军,攻城掠地,杀富济贫,铁骑纵横数省,屡次挫败官军,震撼了朱家王朝的皇帝宝座。 这时,朱厚照不敢再以玩为天底下最大的公务了。他使出了浑身解数,亲自参与镇压农民起义的谋划,数易带兵之主将,颁布“以首级论战功”的诏书。得逞之 日,他把捕入京师的农民起义大小首领一概处以剥皮之刑,令人将剥下的皮制成鞍,装在自己的马上,以“寝其皮”发泄他心头之。对杀戮农民的所谓有功人员, 律加官进爵,还收了一百二十七名“干儿子”,赐姓朱,这其中,最为他赏识的便是江彬。江彬同样是一个引导他玩乐而得以独擅朝政的角色,为了沽恩固宠,江彬 的“绝招”就是想尽一切办法,让武宗纵欲行乐。 延绥总兵马昂犯了法被撤职,但他有个妹妹长得十分娇艳,已嫁给一个姓毕的官员,并且有 了身孕。马氏艳名远播而为江彬侦知,江彬便找到马昂,提出以恢复官职为条件,让马昂夺回妹妹,献给武宗。武宗一见马氏,立即魂飞魄散,因为这马氏不但花容 月貌,能歌善舞,而且善于骑射,且通晓西域语言。种种风情重又唤回了武宗初次与色目女人共寝的亢奋,武宗对她大为宠幸。这自然泽及衾外,马昂官复原职,江 彬更被宠幸有加。 这时,江彬趁机劝武宗离开北京,到外地行乐。武宗听江彬把外地说得天花乱坠,加之在宫中也确实玩腻了,欣然同意。武 宗皇袍一脱,就以天下为“妓院”,当了个“大嫖客”。他在正德十二年8月,出昌平,过居庸关,到宣府,把豹房的珍玩、美女都运了来。然 而,那些美女再美,也毕竟只是“家花”,出了京城,就想寻觅些“野味”,所以夜里到处游荡,见到高门大院,就闯进去,要酒,要女人。当然,这些事都有江彬 的党羽“打前站”,所以不少人家只好“花钱买平安”。只要用银了打了“招呼”,皇上就不会光顾;即使突发“雅兴”,江彬也会代为遮掩。例如说这家的女人 “奇丑无比”,不值一顾之类,皇上就会按“江彬的路线”再换一家了。 次年正月,方回北京,几天之后,又游大同,只因他的祖母丧事,不得不回来稍住几日,接着又出京到密云等地。不管走到哪里,都要把从民间抢来的女子,用十辆车载到那里。他足迹所到之处,尽皆美貌女子的血和泪。 北方玩腻了,江彬又极力怂恿武宗到南方游玩。对此,-百四十六名大臣联名上书劝阻,气得武宗把这些大臣都赶到午门外罚跪,一跪就是五天。尔后,又全部处以杖刑,当场就打死了十~人。 这是正德十四年二月的事。这年六月,因为朱宸濠在南方发动叛乱,正好给朱厚照一个名为“南征”,实为“南巡”的机会。他走到山东就收到了平叛获胜的捷报,但仍要戎装前去巡游。 先期抵达扬少ı,的太监将抢夺来的民宅改为“大将军府”,打着“圣上”的旗号到处搜罗处女,还有年轻貌美的寡妇。一时之间民间骚动,有女之家赶快婚配,年轻寡妇纷纷再醮。行至南京,又是一玩数月。金陵佳丽,更有一番春光,确实令明武宗留恋忘返。 自南京返回京师途中,朱厚照留恋水乡秀丽的景色,一路上捕鱼射雁,雅兴十足,走走停停,好不自在。不料却在清江浦乐极生悲,当他奋身撒网时,翻身跌人水 中,虽没淹死,却惊吓生了病。早已被“色欲”淘空了的身子,哪里经受得住?走到南郊,按规矩得祭告天地,明武宗却把喷涌而出的鲜血吐在了社稷坛上。 正德十六年三月,明武宗明白自己大限到了,垂危期间他想到了自己嫔妃如云,美姬盈怀的一生,不由得生出许多感叹来:皇上按说是治理天 下的,像他的大小刘谨,都在治理“众人之事”。这种人占有权力跟占有女人其实是“刀”与“刀刃”而已,不信你看看哪个“治理众人”的人不对年轻貌美的女人 感兴趣?像他一样地“多多益善”?这些人在他面前都比女人还女人,来讨他的喜欢,其实不过是想多占几个女人而已。“他们都会说我,又是‘圣明’,又是‘伟 大’,都是在‘豹房’里。在那里我才是二头金钱豹,所有的女人都乖乖地听我摆布,我征服她们,跟那些在我‘而前大唱颂歌的人从女人身上爬起来二样。只有那 种时刻才是真心孔。可惜呀!我不能把’豹房带到阴间,在那里依然显示我一个统治者的威风……” 他就这么想着,想着,闭上了色迷迷的眼睛……

终于要说说正德皇帝了。却又不知从哪里下笔。主要是这位叫朱厚照的帝王让我们没法用一个完整的结论去评价他。他到底是一个顽皮的孩子?还是一个愤青?还是一个有为的“将军”?因为按传统的道德去看他,那真是叛逆到极点了。他十四岁登基,三十一岁死亡。期间的历史,可以用荒诞不经来形容。往往觉得不可能的事情,却一而再,再而三发生在他身上。下面就让我们遵循历史的脚步,先看看他的所作作为吧。

时间到了公元1505年,勤政,英明的弘治帝因伤寒加上太医误诊,错服药物,导致病重,最终鼻血不止逝世。由于明孝宗的后宫只有只有张皇后一人,生下二子三女,其中二子朱厚炜早年夭折。这也为孝宗绝后埋下了伏笔,造成了明代历史上影响巨大的大礼仪之争。可见,封建社会多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啊?皇长女太康公主也因病去世,所以孝宗只剩下朱厚照这一个儿子,对他当然是万般呵护,所以父子二人情感很深。孝宗想要的天伦之乐,终于实现了。翻看明代的帝王历史父子相善,恩爱有佳的。也只此一例。在朱厚照两岁时就被立为太子。史书记载小时候的朱厚照那也是聪明伶俐,一幅英明果敢的形象。可是面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成长环境。想想我们现在的独生子女,似乎就可以初窥到他后来的所做所为的原因。

1506年,正德继位。是年14岁。

这位哥们在东宫时候就宠信以太监刘瑾为首的“八虎”。大搞百戏表演,一时间的东宫,抖空竹的,溜冰的,相扑的,打渔鼓的,拉皮影的,弹词的,吐火的,玩杂技的等等。。一时间鱼龙混杂,各界能人纷至沓来,好不热闹。。。

武宗开创了封建帝王豢养动物的最鼎盛的时期。皇家出资设立“豹房”,一时间,老虎,大象,狮子,鹁鸽,长颈鹿,鹰隼,等等简直是国家的国立动物园了。一次皇帝突发奇想,要将老虎训练成听话的狗,结果不但没有成功,朱厚照本人也差一点被所养的老虎吃掉,所幸被随侍侍卫江彬所救。一虎易除,一虎又出,这个江彬后来成了后来正德后期的大奸臣之一。为了驯养这些动物,内廷出资颇多。仅随驾侍养的那头豹子,就有240人伺候着。从中可见豹房的花费。。。

长期以来,中外学者曾研究过明武宗建立的豹房,对此作出各种不同的解释。涉及到对武宗的评价,对豹房性质的探讨(如豹房不是淫乐场所,而是武宗治理朝政的政治中心与军事总部)。1994年3月《北京文物报》上《豹房非豹房之新探讨》一文还提出“豹房”原字音出阿拉伯语“巴欧坊Ba—Fen”之谐音转成“豹房”,其意译为“技艺学术研究中心”。是我们的文人需要思考了,还是我们需要思考。也许我们都需要思考。是有人篡改了历史,还是需要重新认识历史?

可能什么都想尝试下,朱厚照又在后宫和大家演起了一出古代电影。。在皇宫建了个古代“好莱坞”。电影的主演,制片,发行,观众,导演就是这位皇上自己。他身穿古人服饰扮成富商。内侍宫女扮成商人杂役,广置货物。一时间宫内,商铺林立,酒旗飘扬。只见一位公子气宇轩昂,翩翩而来。与众商家谈价钱,谈商机。在这不经意的一买一卖中,赚个盆丰钵满。累了住店,渴了饮酒。心情好时,还不忘逛逛怡红院。

朱厚照小时候学习过鞑靼语。并且了解回族风俗。正德烧造了很多带有回文的瓷器。又给自己取名为沙吉敖烂;学西番麻僧教,则自名为太宝法王领占班丹。他给自己改名字叫“寿”后,还专门命所司造了个御马太监天字一号牙牌。时间到了正德十二年十月,蒙古鞑靼部在小王子的带领下南下。一时间朝野震惊。朱厚照本来可以居中帷幄,调兵遣将。谁知他做了一个亘古未有的决定让人大跌眼镜。

首先是决定御驾亲征。由于他的太爷爷正统皇帝,曾有北征被俘的经历在前。所以朝中的反对声浪很高。正德帝力排众议,乾纲独断。亲率几万兵士,同吃同住,明军士气大振,终于取得了一场胜利。正德御驾亲征所取得的辉煌胜利是以伤亡600多名士兵的代价打死了16名鞑靼军人。历史上杀伐数字的统计夸大早已有之,但这次却出奇的精确到人。且对胜利少有称颂。做为文官制度中的一分子——史官。在记录的同时仍不忘揶揄一下。

但是恰从中让我们可以看到皇帝和官僚体系出现的问题!!!不管皇帝的功绩是否被抹杀,亲征的后果是终正德一朝,蒙古再也没有南下。分明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热血沸腾,不畏牺牲的英明君主形象。可是下来的事情就朝着匪夷所思的方向发展。加封自己为“威武大将军”,并改名朱寿。开着玩笑自己加封自己过了一会将军瘾。仿佛是觉得挺好玩的。1518年秋,正德皇帝又命内阁的大学士起草诏书,再次命令“威武大将军朱厚照”“出师西北巡视边靖”。这一回,还没到目的地,正德就忙着下旨封自己做“镇国公”,“岁克俸米五千石”到了西北,在四处搜寻敌寇以求一战的无聊日子,正德再一次下旨封自己为太师,位居内阁大学士之首。

如此一来,他就成了他自己手下最具武功的王公和最具权威的文官。由于朝政的荒废,宁王朱宸濠妄图效仿永乐帝,趁武宗荒于政事,秘密准备叛乱,并于正德十四年扯旗造反。武宗皇帝并未因此而着急,这正好给了他一个南巡的机会,于是他又打起了威武大将军朱寿的旗号,率兵出征,可谁知行到半路御使王守仁已经平定了叛乱。这个消息丝毫没有降低武宗的兴致,他又一手导演了一幕闹剧,他将朱宸濠重新释放,由自己亲自在将他抓获,然后大摆庆宫宴,庆祝自己平叛的胜利。

1519年,正德皇帝又准备命令自己以“威武大将军”之名巡幸南方各省。一时间朝廷上闹得乱哄哄的。官员们再也忍不住了。纷纷午门“跪谏”,皇帝劝说无果。一筹莫展的时候。在豹房救过皇上性命的“打虎英雄”江彬出场了,此君不但会打老虎,打起大臣来那也是不含糊的。在正德的授意下,将跪劝不去的146名官员每人赏梃杖30下,其中11人当场伤杖毙。有个大臣当着他小儿子的面被打死。此事一发生,全体内阁大学士引咎辞职但不被批准。朱厚照是不是因此被感动了。不得不得而知,南方之行也因这场风波延宕了几个月之久。

与那些养在深宫,几乎一辈子不出宫的皇帝比起来。正德皇帝真是个另类。登基后,几乎没有消停过。射猎在东宫就玩腻了。喜欢到处跑。甚至为此送命也痴心不该。要在现在,怎么看那也是一个坚定驴族啊。可惜错生在帝王家啊。正德十二年八月,朱厚照突然“急装微服,出幸昌平。”朝中大臣得知朱厚照微服出行的消息,惊诧异常。大学士梁储、蒋冕、毛纪等人急忙出朝驾了轻车,马不停蹄地追赶,一直追到沙河,才追上朱厚照,苦苦谏阻,请他回宫。朱厚照不听,非要出居庸关不可。幸好把守居庸关的巡关御史张钦坚持原则,紧闭城门,仗剑坐关门下,号令关中:“有言开关者斩!”硬是不放朱厚照出去。

朱厚照大怒,传旨捉拿张钦。但这时京中各官的奏疏像雪片般飞来。朱厚照读都读不过来,越觉躁急得很。江彬见群臣汹汹,连忙上前劝道:“内外各官,纷纷奏阻,反闹得不成样子,请圣上暂时涵容,以后再作计较。”朱厚照这才悻悻还朝。

但朱厚照并没有死心,隔了几天,下旨派张钦出巡白羊口,换了自己的亲信太监谷大用代替张钦守居庸关,随即与江彬换了服装,在夜间混出德胜门,扬鞭出关,到了宣府“镇国将军府第”的行宫。在江彬的引导下,朱厚照在半夜随意闯入宣府高门大户,迫令妇女出陪。

朱厚照游完宣府后,又跑到大同等地游玩。

正德皇帝的南巡于1519年秋得以实现,江南的美景和气候给喜欢纵情游乐的正德添加了兴奋剂,正德只要兴之所至,可以说无所不为,要命的是在一叶扁舟去撒网捕鱼节目中,正德的小船翻了。落入水中的正德虽然很快被救了上来,但从此龙体染恙,一直不见康复,他1520年底回到北京后,1521年初就在他的豹房殡天了。享年不满30岁。

皇帝着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”粉黛六宫,佳丽三千。佳丽如云啊!!!可是仍不能满足这个年轻人。日久觉得无趣,就在后宫模仿开启了妓院,让许多宫女扮做粉头,当然主顾只有一人,朱厚照挨家进去听曲、淫乐。后来觉得不过瘾就外出坊间,留宿歌楼妓院。时间不长又觉得没意思。就设立豹房。武宗即位不久就娶了夏皇后,之后又选置了几个妃嫔,然而他似乎对后宫中的皇后、嫔妃并不在意,自从搬到豹房之后,就很少回到后宫了,而是将喜欢的女人都放到了豹房和宣府的镇国府。武宗远离后宫而钟情豹房,是因为与夏皇后感情不和,还是有其他原因,是一个无法考释的谜。

豹房之内,美女如云,武宗过着恣意妄为的淫乱生活,极大地满足了他声色犬马的感官享受。这里充斥着教坊司的女乐、高丽美女、西域舞女、扬州少女,乃至于妓女、寡妇等各色女子。豹房之内到底有多少女子,恐怕连武宗自己都不清楚。那些一时无法召幸的女子,就被安排在浣衣局寄养,以备武宗不时宣召。这里既包括内臣进献的,也有武宗自己游幸各地带回来的,人数之多,难以想像,据说经常有因饥饿、疾病死亡者。宣府是武宗另一个淫乐窝。他刚到宣府之时,在这个远离国都的军镇,可以肆无忌惮地放纵。每到夜晚,武宗带上一队亲兵,在空荡的街道上闲逛。看见高墙大院的富庶之家,他就令亲兵上前砸门,然后入内强索妇女,弄得人心惶惶,家无宁日。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,那些富有之家纷纷重贿江彬,希冀能够免除祸患。

南下平叛时,路过山东临清,皇帝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一个月。原来,武宗在太原时得到一个艺妓刘良女,宠爱一时。他西游宣府回来后,将刘良女安置在西苑太液池腾沼殿中,号称夫人,俗呼为刘娘娘。武宗对刘良女非常好,凡是豹房中有谁偶尔犯了小错,只要刘良女在武宗面前替他求情,武宗就不会追究。此次南巡,武宗原本要带她同行的,但刘娘娘当时恰巧得病,武宗与之约定以玉簪为信物,待病好后派人来接。武宗过卢沟桥时不慎将玉簪掉落河中。及至临清,武宗遣信使接刘,但刘氏因无信物不肯来,武宗只好亲自回京,前后将近一个月。由此看来,武宗也称得上是一个痴情天子。

关于武宗与刘良女相识的经过,有两种不同的说法。《明实录》中记载刘良女是太原晋王府乐工杨腾的妻子。武宗游幸山西时,派人到太原索要女乐,得到了刘良女。武宗喜她色艺俱佳,就从榆林带回了豹房。《稗说》则讲述了另一个版本的爱情故事。刘良女是大同代王府上有名的歌姬,武宗曾假扮低级军官出入于王府的教坊,因而得以认识刘氏。当时武宗在这样的风月场所中并不太引人注意,别人还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军官而已,但是刘氏慧眼识珠,认定他不是个平常人,就对他另眼相看。武宗记住了这个刘氏,后来派人将其接到北京。这就成了后来着名戏曲《游龙戏凤》的故事框架,只不过刘氏变成了李凤姐。武宗下江南时,刘氏一直陪伴在身旁,多次一同出现在臣民面前。武宗在南京赏赐寺庙幡幢上都要写上自己和刘氏的名字,刘氏也成为武宗一生中最宠爱的女人。

武宗在位短短的十几年间,曾收有100余个义子,甚至在正德七年一次就将127人改赐朱姓,真是旷古未闻。在这些义子中,最为得宠者为钱宁、江彬二人。钱宁,本不姓钱,因幼时被卖与太监钱能而改姓钱。其性狡诘猾巧,善射,深为尚武的武宗所喜历史是很有趣的,收了那么多养子,而真正的皇家骨肉却一个也没有。14岁登基,30岁死,期间近17年。夜夜笙歌,多少男欢女爱却没有子嗣,这是他心头无法抚平的伤痛,为此他甚至导演了迎娶孕妇的闹剧。正德十一年,赋闲在家的马昂为求得复职升官的机会,结交武宗身边的红人江彬。江彬极力在武宗面前赞扬马昂妹妹美若天仙,又娴熟骑射,能歌善舞。武宗一见,果然异常欢喜,不顾她已有身孕,将其从宣府带回豹房,并给马昂升官晋职。其实武宗宠幸马氏,却另有一番打算。

因为在意识到自己不能生育后,他就想借此瞒天过海。朝臣听到了一些风声,又见马昂超授右都督,知道了传闻属实,就纷纷上疏要武宗驱逐马氏,以绝后患。也不知道是奏疏中“吕不韦进孕女”这样的典故让武宗幡然醒悟,还是见到事情已经泄露,武宗倒是逐渐疏远了马氏,也就没有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。也许朱厚照收那么多养子的原因,正是没有子嗣带来的一种心理安慰吧。

明武宗,朱厚照,出生于公元1491年,公元1505年即位,到1521年病死,享年31岁,在位17年,年号正德。谥号承天达道英肃睿哲昭德显功弘文思孝毅皇帝。葬于北京昌平天寿山康陵。皇后夏氏。无子女。

到最后,浩瀚的历史中,介绍这个好玩的大男孩就这么多。不管好也罢,坏也罢。都得落幕。就留作后人评说吧。。。

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发布于关于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明武宗朱厚照临死遗恨带不走销魂的,花花公子

关键词: